正文  第七十六章 兵臨宣府

章節字數:3173  更新時間:19-10-10 10:2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魯臺卻在此時道:“鐵震,除了我們能幫助你完成復國大業,你以為你還有得選擇嗎?你可知大明境內最近發生了何事?”

    鐵震道:“發生了何事?”

    阿魯臺道:“本帥知道你一心想著借助大明國內的白蓮教勢力,以此做為你們復國的力量,對吧?”

    鐵震大驚道:“你如何會知道白蓮教?”

    阿魯臺道:“我韃靼國派在大明的細作遍布各地,大明發生了何事還沒有我阿魯臺不知道的。”

    鐵震道:“你提白蓮教是何用意?”

    阿魯臺道:“本帥與大汗得知你與建文皇帝想要回到大明去,是要到山東白蓮教去主持大局,對吧?倘若讓你君臣等人如愿回到大明,那我韃靼國這些年為你君臣所有的付出,豈不是沒了半點功勞?所以大汗才不同意讓建文皇帝隨你一同出征,而是提前將建文皇帝接到汗廷之中,現在你明白了吧?”

    鐵震心中憤怒無比,卻還是強壓下怒火,道:“你們將我皇帝軟禁于汗廷,究竟意欲何為?”

    阿魯臺道:“你放心,我們這么做全都是為了你們好,既然大汗與你皇帝簽下了盟約,要助你君臣復國,自然要兌現承諾。此番我韃靼與瓦剌聯軍為的就是打到大明去,助你君臣復國,這點你是要相信我們的。”

    鐵震冷笑道:“你們真的會有這么好的心?”

    阿魯臺道:“我韃靼與瓦剌兩國傾舉國兵力助你們復國,需要耗費多少人力,財力,物力,當然不可能無償助你,所以你們要復國當然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那就是將遼東地區及原大都劃歸我韃靼國管治,將宣府鎮歸瓦剌管治,同時建文皇帝需向韃靼和瓦剌稱臣納貢,每年需向我兩國各納貢白銀五百萬兩,絲綢百萬匹。這就是我們助你君臣復國的條件。”

    鐵震道:“割地稱臣,這與賣國何異?你以為鐵某人和我皇帝會答應?”

    阿魯臺道:“適才我已說了,你們已別無選擇,本帥便將大明境內所發生的事告訴你吧,你所寄予希望的白蓮教已于半個多月前被朱棣派去的柳升剿匪大軍所滅,白蓮教已經完了。”

    鐵震震驚萬分,道:“你說甚么?”

    阿魯臺道:“白蓮教弟子幾乎全數被滅,據我韃靼探子所得的消息,教中主要首領包括鐵青,還有耿童兒,什么四大護法,十大統領全都死了,聽說只有教主唐賽兒逃了出去,生死未明。”

    鐵震聽此噩耗,突感天旋地轉,心痛如絞,顫抖著聲音道:“青兒死了?耿童兒也死了?唐姑娘生死未卜······”

    哈爾巴見鐵震神色悲傷,忙迎了上前,道:“賢弟,你沒事吧?”

    鐵震突然仰天“啊”的痛聲大叫,淚水奪眶而出,叫道:“朱棣,我與你不共戴天,青兒,是叔叔沒用,沒能保護到你,竟讓你慘死賊人之手,大哥,我對不起你啊······”

    哈爾巴道:“賢弟,你要結哀。為兄答應你,一定助你殺了朱棣,為死去的親人報仇血恨。”

    鐵震痛定之后,強自壓下悲痛之心,暗道:“青兒,耿童兒,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的。”

    阿魯臺道:“鐵將軍,你、我都有著共同的敵人,此時應該聯手共同對付朱棣,你是聰明人,當知道如今唯有依靠我韃靼和瓦剌的軍隊,才能完成復國大業,才能取下朱棣的人頭,為我們枉死的親人報仇。”

    鐵震細思道:“報仇血恨固然重要,但在民族大義,天下蒼生面前,卻是微不足道。朱棣非殺不可,但我不能為了報仇,為了復國而去相助韃靼與瓦剌侵犯我大明領土,置大明百姓的生死不顧。我若這么做,更無顏面對九泉之下的義兄和方先生。皇上臨別時更是有言,寧可不能復國,也絕不做出賣大明之國賊。如今韃靼與瓦剌已然達成協議,兩軍聯兵打到我大明邊境已勢在必行,我當見機行事,先且假意答應他們,真到了我大明邊境危機之時,鐵某也只有以阿魯臺和哈爾巴的性命相逼,令他們退兵而回。”

    阿魯臺問道:“鐵將軍,你可有想清楚?”

    鐵震又沉默了半晌,才道:“看來我已別無選擇,也只能與你們合作了。”

    阿魯臺笑道:“這就對了,只有我們合作、聯手,報仇才有希望,也才能完成你們的復國大業。”

    哈爾巴又上前抱住了鐵震,笑道:“好兄弟。”

    張輔率軍殺出韃靼與瓦剌大軍包圍,待安好營,扎好寨,清點兵馬之時,發現竟損兵達兩萬之眾。

    張輔召集軍中諸將領,商討今日之戰失敗的原因。

    王彥道:“我大軍本已穩操勝券,卻不知為何韃靼軍哪來的那么多兵馬,想來此事必有蹊蹺。”

    一眾將領都贊同王彥的說法,大家都以為韃靼國舉國之兵力也沒有這么多的兵馬,看來是有援軍相助。

    張輔道:“若是本帥猜得不錯,韃靼援軍必是瓦剌大軍。”

    眾將驚怒道:“是瓦剌軍隊?瓦剌人實在是罪該萬死,我大明向來對他瓦剌國不薄,瓦剌國竟敢派兵增援韃靼,攻打我大明軍隊,看來是要好好教訓下瓦剌人了。”

    張輔道:“此戰我軍失利,吃了敗仗,實是因為沒有防備著敵軍有援兵到來。我大明軍隊戰無不勝,縱是韃靼與瓦剌聯手,也必教他們大敗北逃。”

    一將領道:“元帥所言極是,我大明軍隊何懼韃靼與瓦剌聯手,只是我大軍北征已有兩月有余,軍中所剩糧草無多,而后方押運糧草的大軍仍然不知何時能至,只恐怕我大軍無法打長久之戰啊。”

    張輔一時無計,道:“糧草乃是三軍之命脈所在,未知眾將有何盡速破敵之計?”

    眾將領都想不出好的破敵計策,人人語塞。

    此時王彥從懷中掏出又一個錦囊來,交與張輔,道:“此為皇上留給元帥的又一個錦囊,皇上吩咐我,在大軍陷入危急之時可取出錦囊交與元帥,元帥依錦囊之中所寫的計策行軍便是。”

    張輔雙手接過錦囊,取出錦囊中的信件仔細看罷,喜道:“皇上真是用兵如神,運籌帷幄,而決勝千里之外啊。”

    王彥問道:“不知皇上要我等如何用兵?”

    張輔道:“原來皇上早已料定韃靼與瓦剌會聯手,皇上命我大軍撤回到宣府鎮,與那里駐守的將士會合,再對韃靼與瓦剌反擊。”

    王彥道:“原來如此,請元帥發號將令。”

    張輔向眾將依次傳下命令,令眾將率軍且戰且退往宣府鎮,與敵交戰,不得戀戰,一路上要故意丟下些戰旗和兵器、盔甲,以此誘惑敵兵,以為我軍大敗而逃。又令陳開德將軍率兩萬騎兵火速繞到敵后,阻截韃靼與瓦剌大軍運糧兵馬,斷了韃靼、瓦剌大軍的糧草。

    張輔大軍與韃靼、瓦剌聯軍主力再次展開正面交戰,雙方殺得慘烈異常,張輔大軍與敵交戰四個多時辰,終于敗下陣來,將士們紛紛敗逃,一路上丟盔棄甲,死傷不少。

    阿魯臺令全軍追擊逃兵,張輔大軍“敗逃”至宣府鎮,張輔率全軍進入到宣府城內,與城中兩萬駐守將士會合,將城門緊閉,令三軍不得開城應戰。

    韃靼、瓦剌聯軍兵臨宣府鎮城樓之下,阿魯臺下令全軍攻城,城上的明軍不停的向攻城的韃靼,瓦剌聯軍放箭,投下巨石,攻城的聯軍將士死傷慘重,阿魯臺令全軍撤回休整。

    兩國聯軍攻城十數日,始終無法攻破城門,士氣受挫,阿魯臺一時無計,只好召集諸將商議對策,將軍們也無好的對策,阿魯臺問鐵震:“鐵將軍向來用兵如神,未知可有計策破城?”

    鐵震道:“宣府鎮城樓如銅墻鐵壁般結實,守城將士更是嚴陣以待,戰斗力異常強悍,以末將看來,強攻是行不通的。我軍勞師遠征,久攻城門不下,時日久了,恐軍心不穩,糧草也難以維持大軍日常所需,所以末將以為還是盡早撤兵為是,否則一旦糧草斷了,我軍危矣。”

    阿魯臺怒道:“你這是動搖軍心,鐵震,你究竟是何意,是不是巴不得我大軍大敗而回?”

    鐵震道:“末將言盡于此,元帥好自為之。”

    哈爾巴道:“當前我聯軍苦于無法與城中的明軍展開正面主力大戰,當想個辦法迫使明軍開城迎戰才是。”

    阿魯臺道:“哈爾巴元帥所言極是,未知可有辦法讓明軍主動開城與我一戰?”

    這時軍中一名將軍道:“末將心中倒有一計,不知可行否?”

    阿魯臺道:“好啊,你快快說來。”

    那將軍道:“這附近尚有不少的大明百姓散居于邊關城下,我們只需將他們抓來,用以要脅明軍開城出戰,明軍若是不顧他們百姓的死活,我們便當場殺了這些百姓,也算是出了口惡氣。”

    鐵震上前怒叱那將軍道:“你敢?簡直是喪心病狂,毫無半點人性,竟拿無辜百姓的性命來作要脅,誰敢動一動這些普通百姓,我必教他血濺當場。”

    阿魯臺忙喝道:“扎合里將軍,還不閉嘴,你這是出的什么計策,想我大軍乃是正義之師,豈能用此下三爛計策,眾將可還有其他好的良策?”

    將軍們想不出別的好辦法,阿魯臺只好命將軍們先回營歇著,有想到好的計策者再來商討。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ewskc.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3d彩宝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