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香消玉殞

章節字數:4843  更新時間:19-10-12 23:2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魯臺、哈爾巴率敗逃聯軍逃回到漠北,慶幸張輔大軍已然回撤,不再繼續追趕。阿魯臺與哈爾巴相互告別,各自領軍回國。

    阿魯臺命傳信兵騎著快馬趕赴汗廷,讓大汗將建文帝等人抓起來,等候鐵震回到韃靼時,一并處置。阿魯臺又下令軍中將士,就地逮捕副帥鐵震。將士們聽令而去,好一會,有將士來報,說是不見了副帥的蹤影,尋遍整個軍中各營也不見鐵震。

    阿魯臺大叫不妙,已然猜到了鐵震定是乘著大軍大亂之時,獨自返回了韃靼國,欲將建文帝救出汗廷。阿魯臺下令全軍即刻追擊,令傳信兵到韃靼國各處關口下達命令,不得放鐵震等人通行,一經發現鐵震和建文帝,就地抓捕。

    阿魯臺令大軍就地在邊關防守,做好隨時與來犯明軍交戰的準備。自己則率輕騎快馬趕回汗廷。

    鐵震自韃靼、瓦剌聯軍敗逃北歸,心知阿魯臺必然會對他君臣等人不利,身在汗廷的建文皇帝危險非常,他乘著大軍敗逃之機,騎著快馬急急趕回韃靼國,守城將士見是大將軍鐵震,并未有任何懷疑而加以攔阻。

    鐵震很快便趕回了汗廷,當晚夜深之際,他蒙上了面,乘著守衛汗廷的親兵把守巡查松懈之機,很容易的進入到汗廷內,躲開了親兵巡查,一間房一間房的查找建文皇帝居所。直找了半個時辰左右,終于找到了建文帝和錦衣衛屬下的房間。

    建文帝等人匆匆換上行裝,隨著鐵震一道悄悄逃離,遇到剛好前來巡查的親兵,鐵震身形一閃,只一瞬間便將親兵們的穴道點住。率錦衣衛屬下護著建文帝悄悄的逃離出了汗廷。

    鐵震將建文帝等人救出,一路小心奔逃,離汗廷已是數里之外,鐵震令錦衣衛下屬保護好皇上,自己還要再返回汗廷去營救公主出來,眾錦衣衛請鐵震放心,一定會拼了性命保護皇上。

    鐵震駕著輕功直往汗廷,去營救公主出來。到了公主房外,見門外不再有親兵把守,他不及多想,輕輕將房門打開,屋內已然熄燈,黑黑一片,他點燃了火折子,到了阿米赤拉床前,卻見到阿米赤拉躺在床上,已經入睡,并沒有軟禁在床下的地下密室。他輕輕的叫了聲:“阿米赤拉。”見她沒有醒來,只好輕輕的拍了下她的左肩。

    阿米赤拉驚醒過來,正要本能的喊出聲來,睜開眼卻見到是鐵震在身前,轉驚為喜,伸出手來握住了鐵震的手。

    鐵震小聲的道:“事情緊急,我沒辦法跟你詳說,你可愿意隨我一起亡命天涯?”

    阿米赤拉小聲的道:“我當然愿意,只要能跟著你,到哪我都愿意。”

    鐵震道:“事不宜遲,你快穿好衣服,隨我離開汗廷。”說罷轉身讓阿米赤拉穿好衣服。

    一會,阿米赤拉已經穿好了衣服,下了床來,拉住了鐵震的手,道:“好了,我們可以走了。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嗎,是不是汗兄要對你們不利?”

    鐵震點了點頭,道:“你不是被你的汗兄軟禁在地下密室嗎,房外不是有親兵在把守,為何······”

    阿米赤拉道:“自你隨大軍前去戰場,汗兄便放我出了密室,不再軟禁于我,也撤回了把守的親兵。”

    鐵震道:“原來如此,好了,時間緊急,你快隨我一起逃離汗廷吧。”

    阿米赤拉道:“好,要不把卓卓瑪叫醒,讓她跟著我們吧?”

    鐵震道:“她跟著我們只會讓她有危險,還是不要讓她隨行了,從今往后你跟著我便不再有人服侍了,而且要過著一直逃亡的生活,你可要想清楚了。”

    阿米赤拉道:“我不怕吃苦,只要跟著你在一起,我便會每天的開心。”

    鐵震拉著她的手出了房門,二人正要逃離開汗廷時,汗廷外火光通明,大隊兵馬已守候在外,數百名弓箭手拉開了弓,隨時待命,將鐵震和阿米赤拉二人團團圍住。

    本雅失里汗和太師阿魯臺在兵馬正前方指揮,本雅失里對著二人大聲道:“鐵震,你已被我大軍包圍,插翅難逃了,快快束手就縛吧,或許本汗還可以免你一死。阿米赤拉,你快到汗兄這來,你跟著鐵震會有危險,汗兄可不想不小心傷到了你。”

    阿米赤拉道:“汗兄,你若還念著我們兄妹的情份,請你放我們一條生路,讓我們走吧!”

    本雅失里道:“阿米赤拉,你是寧可背叛汗兄,也要跟著鐵震咯?”

    阿米赤拉哭道:“汗兄,你為何要逼我做選擇,一個是我最敬重,最親的汗兄,一個是我最心愛的人,鐵大哥曾經為我韃靼國立下了多少汗馬功勞,汗兄,你難道不記得了么,就不能放他君臣一條生路嗎?”

    本雅失里怒道:“不是汗兄非要鐵震的性命,而是鐵震背叛了我們之間的盟約,汗兄一心想著要履行盟約,助他君臣復國,才會令大軍打到大明去,而他不知感恩,竟臨陣阻撓阿魯臺元帥用兵,亂我大軍軍心,致我大軍兵敗而回,十數萬韃靼將士陣亡。鐵震,你自己說說,你究竟意欲何為?你往日縱然有天大的功勞,也無法相抵我韃靼十數萬將士的性命。”

    阿米赤拉道:“汗兄,你真的是真心的要助鐵大哥復國么?你的陰謀真要阿米赤拉說出來么?”

    本雅失里怒道:“阿米赤拉,你是一心要跟著鐵震了?為了他,你寧可背叛汗兄,背叛韃靼國,是嗎?”

    阿米赤拉道:“我沒有背叛汗兄,更沒有背叛韃靼國,背信棄義的人是你,汗兄。”

    本雅失里道:“既然你眼里只有鐵震,沒有我這個汗兄,那就不要怪汗兄不念兄妹之情。來人,給我拿下。”

    鐵震對著阿米赤拉道:“別怕,你跟在我身后,我們一起殺出去。”

    阿米赤拉微笑著點了點頭。鐵震拔出腰間的劍來,劍尖指向圍著的韃靼兵。

    韃靼兵素知鐵震勇猛無敵,劍法天下第一,見他拔出寒光閃閃的劍來,嚇得不由得都退后數步。

    阿魯臺喝道:“還等什么?放箭。”

    弓箭手們向前邁開了數步,弓已拉滿待發,只待大汗命令發出。

    本雅失里咬了咬牙,遲疑了一會,終于還是開口道:“放箭。”

    數百支箭齊射向鐵震,鐵震揮動著利劍,將射來的箭矢斬斷,他的劍橫掃一圈,用足了力道,劍氣如層層波浪般涌向對面的韃靼兵。

    最前面的韃靼兵只感劍氣不斷的襲來,身上的衣服竟被無形劍氣劃破,胸前也多了道長長的劍痕,疼痛無比。

    鐵震一手拉著阿米赤拉,腳下飛速迎向韃靼兵。劍到之處,身前的韃靼兵手中的弓箭和兵器竟在瞬間被利劍打落在地,所幸的是竟無一人喪命于劍下,顯然是鐵震劍下留情。鐵震乘著韃靼兵驚恐之際,拉著阿米赤拉的手飛身而起,將一名騎兵一腳踢下馬去,自己和阿米赤拉同乘著馬飛奔沖出韃靼兵的包圍。

    本雅失里見鐵震逃離,即令所有韃靼騎兵追趕。本雅失里和阿魯臺也騎著戰馬緊隨騎兵追擊鐵震。

    鐵震、阿米赤拉同乘一騎,戰馬負著二人,甚是吃力,奔行速度自然比不上后面的追兵,很快鐵震二人便被后面的騎兵追上,再次包圍。

    鐵震拍打著馬背迎向圍著他的韃靼騎兵,飛身而起,長劍揮動,韃靼騎兵驚得滾下馬來,只一瞬間鐵震又回到馬上。鐵震來回向圍著他的騎兵沖殺,騎兵們嚇得不敢上前。

    如此相持過了半個多時辰,本雅失里身后一名騎兵上前,向著本雅失里低聲說了幾句。本雅失里頓時露出喜色來,朝著鐵震大喊道:“鐵震,告訴你一件事,你的皇帝和手下的錦衣衛已為我所擒,你還不快下馬就縛?”

    此時鐵震果然見到建文皇帝被人縛著押了上來,鐵震朝著韃靼兵怒吼道:“放開皇上,不要逼我殺人。”

    鐵震縱馬迎向本雅失里,本雅失里大駭,驚得身子向后彎去,保護在本雅失里身前的十數名韃靼騎兵迎向鐵震。

    鐵震手中的長劍揮向迎面而來的韃靼騎兵,十數名韃靼騎兵在傾刻間被長劍劃中脖頸,當場墜下馬來身亡。

    鐵震的坐騎已到本雅失里近前,此時阿魯臺見大汗有危險,忙提刀飛身而起迎向鐵震。

    阿魯臺揮刀砍向鐵震,鐵震怕傷到懷中的阿米赤拉,亦飛身離了坐揮劍迎向大刀,刀、劍相交,阿魯臺的大刀竟從中斷為兩截。

    阿魯臺大駭,只稍一分神,鐵震的左掌已向他胸前拍來,阿魯臺不及防備,中了重重一掌,身子向后飛去。

    而此時鐵震已飛身到本雅失里的坐前,伸手向本雅失里抓去,便如老鷹抓小雞般將本雅失里整個人提起,輕輕的落在地上,劍已抵在本雅失里的脖子上。

    鐵震道:“大汗,你如今已在我的手上,鐵震不想傷你,只要你答應放了皇上,讓我等安全的離開韃靼國,我便放了你。”

    本雅失里道:“你以為你還能走得了么?”

    鐵震怒道:“不要逼我殺你。”說罷劍抵近了本雅失里的脖子稍許。

    本雅失里已然感受到劍身的寒意,只嚇得一身冷汗出來。

    阿米赤拉嚇得急急下了馬來,奔了上前,叫道:“大哥,不要傷害我汗兄。”

    鐵震道:“只要大汗答應讓我們安然離開韃靼國,我自然不會傷害他。”

    阿米赤拉急道:“汗兄,求求你,放了我們好么?我不想看著鐵大哥傷害到汗兄,而鐵大哥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不能獨活,看在阿米赤拉的份上,你就答應放了他們,好么?”

    本雅失里見性命已在人手,只好道:“好,我答應你,放了他們,走,趕緊的走,你也隨他去吧,本汗再不想看到你們了。”

    阿米赤拉道:“多謝汗兄,汗兄,阿米赤拉要隨鐵大哥去了,你要保重。”

    本雅失里道:“不勞你掛念,你、我兄妹從此一刀兩斷,再不要相見。”

    阿米赤拉落下淚來,叫道:“汗兄。”

    本雅失里心里一陣悲痛,朝著押著建文帝和錦衣衛的韃靼將士們喝道:“還不快放了他們?”

    押著建文帝和錦衣衛的韃靼將士聽到汗命,忙為建文帝等解去了繩子。

    鐵震喝令韃靼將士為建文帝等準備好坐騎,本雅失里道:“還不快牽馬過來?”

    鐵震讓建文帝和錦衣衛下屬先行上馬離去,自己和公主隨后趕上。見建文帝等人騎的遠了,這才放開了本雅失里,說道:“大汗,得罪了。”

    這才牽著阿米赤拉的手離開,阿米赤拉邊走邊不時的回身望著本雅失里,眼中含滿了淚。

    本雅失里見鐵震背對著自己,離自己遠了,突然向身邊的將士使了個眼色。

    韃靼將士們領會到了大汗的意思,當即開弓放箭射向鐵震的后背。

    阿米赤拉此時正好再次回頭望向本雅失里,只見到如雨般的箭矢向她與鐵震飛來。她驚得忙轉身整個人擋在鐵震的后背。鐵震也聽到了后背聲響,旋即轉身雙掌用力拍向飛來的箭矢。

    如雨般的箭受到掌力的阻擋紛紛落在半道,只有一支箭飛來的速度太快,竟直射入到阿米赤拉腹部。

    阿米赤拉隨即倒下,鐵震嚇得忙蹲下抱住了她,淚水奪眶而出,道:“阿米赤拉,你怎么這么傻,為什么替我擋箭?”

    阿米赤拉疼得冷汗直冒,強笑道:“我知道的,要是你看到我有危險,同樣會奮不顧身的以命護著我,不是么?”

    鐵震點了點頭,哽咽道:“我寧可不要自己的命,也不要你受到半點傷害啊,你······你為什么替我擋箭啊······”

    本雅失里見到阿米赤拉中箭倒下,對著弓箭手們咆哮道:“是誰,是誰?是誰對公主放的箭?本汗只是要你們射殺了鐵震,沒有叫你們傷害公主啊?”說罷奔跑著到了阿米赤拉身前。

    鐵震怒視著本雅失里,道:“本雅失里,你連自己的妹妹都下的了手,你還是人嗎?”

    本雅失里心痛無比,道:“阿米赤拉,你不要嚇我,你會沒事的,汗兄不要你死。”

    阿米赤拉望著本雅失里道:“汗兄,答應我,放了鐵大哥,好么?”

    本雅失里哭道:“我答應你,我答應你便是。你也要答應汗兄,汗兄不許你死。”

    阿米赤拉轉過頭來深情的望著鐵震,吃力的道:“大哥,我好想跟隨在你身邊,可惜,可惜······”淚水不停的落下,聲音卻漸漸變小。

    鐵震嚇得忙道:“你不要說話,好好歇著,我來為你運氣療傷。”說罷在她后背不停的輸送著內力。

    阿米赤拉慢慢精神好了點,道:“大哥,不要再為我耗費內力了,讓我好好看看你,在你的懷中死去,好么?”

    鐵震心痛如絞,仰天痛叫,淚水滴在阿米赤拉的臉龐上。

    此時一名韃靼兵急急的奔到了本雅失里的面前,氣喘吁吁地急道:“大汗,不好了,明軍又來犯我邊境了,探子回報,朱棣親自領兵三十萬來攻打我韃靼,此時明軍離我邊境不過三百里,邊關危急,請大汗盡快派兵抵御來犯明軍。”

    本雅失里驚道:“你說甚么,朱棣親率大軍三十萬來犯我韃靼?”

    阿米赤拉聽到朱棣率兵攻打韃靼,強自打起精神,用盡力氣對鐵震道:“大哥,朱棣領大軍來犯,我韃靼百姓又要受苦了。為什么要有戰爭,受苦的最后全是無辜的百姓。答應我一件事,好么?”

    鐵震道:“你說,你說什么我都答應你。”

    阿米赤拉道:“朱棣率大軍來犯,我韃靼國危在旦夕,望你不計前嫌,助我汗兄一臂,幫助他打退來犯的朱棣大軍好么?否則我韃靼國便要亡了,那將會有多少無辜的韃靼百姓慘遭殺害。”

    鐵震道:“好,我答應你,大哥不允許韃靼大軍犯我大明,殺我大明百姓,同樣大哥也不想見到韃靼百姓被朱棣大軍殘忍殺害,你放心,我一定會助大汗打退來犯的朱棣,朱棣與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正要找他報此深仇。”

    阿米赤拉放下心來,也耗盡了僅有的力氣,她不舍的看著鐵震,終于堅持不住,緩緩的閉上了眼,就此香消玉殞。

    鐵震抱著她嚎嚎大哭,卻再也喚不醒阿米赤拉。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ewskc.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3d彩宝走势图